2017 Fjällräven Polar 活動後記 by 引寧

 

『人真的不能給自己設限。我只是在跑步而已,怎麼知道現在還可以去北極了。』

 

【引言】

這是一個在北極拉雪橇300公里的體驗,實際拉雪橇天數4天,前後天數教學、交通天加加總總,總共8天。好玩嗎?不。不好玩嗎?也不對......

 

而是,太多深刻的感受無法輕易定論,在極地時我全神貫注投注在其中,卻一直無法享受,只因這趟旅程全程都在突破我的舒適圈,從感官到思維,都在爆炸性的接受、學習吸收從沒觸碰過的全新事物,這並不是什麼舒服的事,身心靈會漸漸累積疲憊,但唯有突破舒適圈才會有更多無法預期的收穫,也因此認識各種層面的自己。

 

這是一趟認識自己的過程,之後發現,人生都是如此,我只是在過自己的生活罷了。隨著想法的改變,才能發現自己最初和之後,真正誠實的反應跟樣子,期望跟結果總是不會永遠都完美地疊合,有驚才有喜,有波動才有平實,有痛苦才有愉悅。隨心情起伏,再次走過這趟旅程,最終發現自己最根本的樣貌。

 

 

 

【正文開始】

『大家好,我是引寧,一個不斷挑戰目標、尋找夢想的女孩。』

從去年11月開始報名拉票,到今年四月正式出發前往北極,這整個橫跨近半年的時程故事裡頭,有好多面向的收穫——
拉票:當初拉票的煎熬漫長策略、等待活動期間遇到的人事物訪問贊助
體驗:實際出發後新知識的學習,還有全方位的突破舒適圈
意念:見到各國網路紅人交流彼此到底是如何想盡辦法辦到的
心靈:旅途中再三的捫心自問、尋找迷失的心靈自我......
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可以訴說,而一切的起源是從始至終,都存在於自己心靈的一個念頭:「試試看自己可以做到什麼程度」。

 

之後,我真的就去北極了。

 

 

【前情提要】

這是一個Fjallraven瑞典戶外品牌,主辦一場極地300公里拉雪橇(Dogsled)體驗的贊助活動——「2017 Fjallraven Polar」,活動期間內會教學參與者雪地裡的生活知識和裝備介紹,當然還有拉雪橇的技巧跟如何照顧狗兒等知識。 活動過程中,全程吃住交通費和個人裝備,全數皆由瑞典Fjallraven贊助,自己唯一要做的事情是:『清空自己的心靈,去裝東西』——這是我在出發前,唯一知道的訊息。

 

而要獲得前往北極雪橇的贊助機會,台灣今年有兩個名額,選項一是成為台灣票選第一名,選項二則是瑞典Fjällräven會藉由Polar網頁上的個人影片、簡介,來作為評選標準。至始至終,小狐狸最重要的準則是——『鼓勵人們戶外活動』。

 

到現在的今天,都還可以看到來自各國的代表們,如何藉由自己的影響力來發揮後續的漣漪,有的人寫Blog、有人是專業攝影師照片驚豔、有人則是Youtuber,原來自己是和一群來自各國的網紅們一起去體驗活動,這件事一瞬間有了真實感,進而讓我更佩服小狐狸(Fjallraven)的評選標準。

 

票選第一名,一定有相當的影響力,作為後續的體驗分享肯定波及範圍廣大。評選出爐,能夠打動其他人、鼓勵人們戶外活動,必有其獨到之處,無論是自己的故事,還是藉由影片照片或Blog。這兩者任一都能夠再次替小狐狸的品牌,打上各種獨到、美麗深刻的印象,也包含他們的主打理念——「鼓勵人們戶外活動」,當然一切的前提是,足夠龐大的資源,能夠撐起整個品牌想做到的事(這個Polar活動裝備知識力量金錢,還有網路票選軟硬體......等)。

 

【拉票生活】

『追夢,會上癮啊。好夢一場,不追嗎?』

2016.11.25
回溯到當時才剛送出網路報名申請單時,我在心中思索著:「知道自己想做什麼,之後又能做自己想做的事。」這大概就是人生莫大的幸福之一了吧。而那時的我,尚未意識到,這代表著即將進入為期三週的密集拉票「生活」,沒錯,你會發現你非把它當成生活重心來執行不可,拿出百分之兩百的鬥志跟誠意,還有堅定不移的意念,才有可能打動人心,必須使出渾身解數、千方百計,只為了獲得那一絲絲的機會——成為台灣第一名,取得挑戰資格,前往北極拉雪橇的體驗機會。

 

拉票過程週而復始又單純,網路上固定曝光,朋友們相繼榨乾自己的人脈只為了幫你,到最後和夥伴們一起上街拉票,空軍陸軍百計盡出,現在講來輕描淡寫,但整個過程對我來說是心驚動魄、驚喜連連,之後又感動在心。

 

藉由拉票活動,此時此刻可以很明白的發現,自己活在別人心中的樣子,人們公開討論你常日做得好的部分,還有做不好、可以改進的空間,有人幫忙四處拉票,也會有人訴說對你的不滿,之後逆拉票,種種狀況層出不窮。當你站得越高,就會有越多人檢視你,如履薄冰,一度讓我自己陷入了迷失的泥灶,隱私跟公開的區分,要讓自己保持多少距離,還是把自己的底細全數盡出......等等,都是全新的課題,這是只屬於自己的功課。

 

至始至終我都很感謝大家一起付出時間與精力,和我一同走過了這段時光,為期三週漫長的拉票生活裡,豈能能想像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票、煩惱票數,對手的下一步棋,自己又該掀起哪張底牌,諸如此類,日日煎熬又收穫良多,夥伴們一齊一路堅持到最後,投票截止的那一天,自己都想像不到能夠獲得一萬七千多個人的投票支持。

 

 

 

那時候我不明白,我一直在思考,「為什麼大家願意幫我拉票?」我仔細瀏覽著每一位幫我貼文分享拉票的文字,也和人們討論思考,或許是被我的努力所感動,可能是為掃街部隊的熱情所感染,層層疊加上去,才理解了一件事——那是一種寄託:夢想、目標、回憶、青春、行動力......,「大家都有自己想完成的夢想」。

 

可能因為現實的考量,或是身體上的負荷,或其他事物的羈絆,讓他們無法真正的動身前往尋夢,無緣完成的夢,但若有一位朋友就在身邊,甚至有機會能夠真的因想而去追、去實踐夢想......這是大家封層在自己心中的夢想盒子,現在他們正把這些盒子一票一票的送到了我手中。這並不只是「一個人出發」的夢想,這是一個人「背著好多好多大家的信念跟夢想」才能前往北極的夢想。

 

我一度以為這是一個人的任性,卻需要大家的支持來成全…...現在看來並不是啊,而是破萬個人心中夢想盒子的重量。阿阿,原來就是夢想,謝謝你們願意讓我帶著大家的夢想,勇闖一遭。

 

好夢一場,不追嗎?

 

 

2016.12.15
人生如戲。
浮生若夢。
好事多磨。
就像一首歌的歌詞,貨真價實的發生在自己的身上:「我告訴自己這是真的,這不是夢……我告訴自己這是真的,這不是夢……」最後,我終於獲得第一名,真的可以去北極了。

 

當所有拉票活動告一段落,我在臉書上寫下這段話:
「感謝人們願意因我而相識相聚,我最幸運的是,有緣認識每一位真誠相待的朋友,並沾了所有人的光,才能夠擁有今天。『擁有你們,讓我覺得富有』,很榮幸能夠成為你們的朋友!:)我美麗的宇宙,因為有大家,星空滿點。謝謝妳們,謝謝大家。

#跪謝大家願意成為我的全宇宙
#我的星空裡擁有17416上萬顆星星如此璀璨,如此耀眼。」

  

之所以執意把拉票段落放進來,篇幅還不小,是為了時時刻刻提醒自己——莫忘初衷。

 

 

【出發前往北極】

"Our love is stronger than our fear, that’s the reason why we are here." - Polar family

Day 0

我的第一個,也是最親密的搭檔——「最熟悉的陌生人」

2016年12月中投票活動結束,2017年4月2日搭飛機前往北極,體驗正式開始。晚上九點半,桃園機場第二航廈,9號櫃檯前頭等待著,身前的右手指頭來回捏著左手拇指指甲尖頭,完全能看出我的心思正忐忑不安,我準備要和未來的搭檔、台灣的另一個代表—— Jennifer 見面,老實說在四個月前彼此都還在網路上為票選汲汲營營焦慮競爭著,現在卻是未來幾天的生命共同體,甚至在此之前,我們更僅只見過一次面而已。

 

「最熟悉的陌生人」,之後要和她一起去極地挑戰長征,出發的前一刻我都還滿腹心思,這真是比想像中還焦慮的事,一點都不興奮啊…...

 

 

Day 1

室內上課

第一天在民宿教室裡上室內課,而且是一堂很深層的野外課程,英文對我來說一直都覺得只要能夠溝通就好,但這次我吃了大大的苦頭,單字詞匯量不夠多,一些常日不常用的專有名詞我是邊上課邊查字典才理解的,例如:carbon monoxide poisoning(一氧化碳中毒)、dehydration(脫水)......等,體貼的好夥伴 Jennifer 有發現並和我溝通這一塊,這些是跟生命有關很重要的事情,彼此約定若有問題隨時都可以提出討論。一直到最後一天都覺得自己的收穫如此爆表了,如果語言能力更完整,能夠學習和接受到的東西一定會多更多。

 

來列舉幾項我的課堂筆記:

- Cold dry & Frozen dry:結凍後揉一揉,把凍住的碎冰揉掉,以此除濕。
此案後面幾日,我拿來實驗的是濕掉的工作皮手套,必須說結凍後的皮手套非常非常難搓揉,幾個硬塊搓了老半天,依然堅硬,也不知道有沒有搓下幾枚冰,最後當真的要用時,把手伸進去戴久了,手套上的冰再度融化,又濕掉了啊啊啊啊!!或許是經驗不足,第一回合,暫時以失敗告終。

 

 - 維持體溫的恆定,Johan 也就是我們的老師,他說:「大家通常是穿得太多,而不是穿不夠,而維持體溫的衡定是為了避免能量的浪費,穿是一門學問,更要注意別流汗。」"You will be under the risk of death if you get wet."因為不小心流汗了,我在之後的幾天吃了很大的苦頭......大感冒啊......

 

 - Drink 4L per day,小口喝,吃完肉後喝,一次喝會起尿液反應反而流失體溫,小心的喝咖啡跟茶,一樣會有尿意。就是平常日我都未必能夠喝到4L了,這是什麼概念?實際上路後喝得更是少,一來熱水冷得快,二來女生在一片雪地原野裡尿尿真的很不方便,漸漸的喝水就更少了,害我每天早上起床都水腫到不行......腫到一個翻掉.......

 

 - 在大血管(體溫輸送器)大肌群的地方,加強保暖效果會更好,例如:胸腹核心、臀大肌等。拉雪橇時,瑞典隊友還教我們大力的甩手甩腳,還有跳來跳去,為了把血液送到末端,溫暖我們時而冰冷難受的四肢。雖然做的時候感覺心裡安慰成分比較大...

 

-「你會成為所有事件的一部份,而事件也會成為你的一部分。」
-「這是學習之一。」
- 當你跨出舒適圈一步,你的舒適圈會隨著你的步伐,越來越大——打開視野,不要侷限在一個運動看世界。未來幾日這也成為了很深刻的體驗跟感受。

 

 

 裝備介紹

由內到外,由上到下,每個人拿到的款式或顏色有些微的不同,但大體類似功能性的裝備衣服人人都有,以下列舉介紹:

  - 內層保暖
1、刷羊毛運動內衣*1
2、刷羊毛內褲*1
3、內層洞洞衣*1(穿在身上就像穿洞小一點的網襪,網格佈滿全身,男女都是)(有位夥伴在過海關時裡頭只穿這件,超怕被海關人員要求脫外套的,他說:”I am so shame~~~sooooooooo shame~~~~~”,快笑死XDDD)
4、內層洞洞褲*1(紫色那件,依然貼身洞洞佈滿全身~~)
5、薄的貼身上衣*1(墨綠色,單穿合著穿都超舒服)
6、忍者衣*1(拿到桃紅色,可以打開屁屁洞,但我改穿自備的刷毛內層褲= =+)
7、羊毛襪*3(一雙薄、一雙厚穿著,再一雙厚的預留替換)
8、輕薄毛帽*1
9、魔術頭巾*2(但我只用了一條,因為太冷了根本不想拿起來替換)

 

 - 外層保暖
10、刷毛外套*1(藍綠色,超愛)
11、防風防雨外套*1(藍色的統一制服外套)
12、防風防雨褲*1(黑色,回來才發現不小心沾到狗大便......臭......)
13、手套*3(一雙薄皮手套我們稱為工作手套,一雙中厚,一雙超厚皮手套)
14、刷毛毛帽*1(說實在的帶了這麼多層,真的會聽不到夥伴在說什麼......)
15、Parka*1(最後中的外層保暖,大部分靜止時穿,身前口袋大到可以放一台單眼加上一堆行動電源,超大,超愛)
16、雪鞋*1

 

 

 - 其他裝備
17、保溫瓶*2(一個大一個小,大的橘色超保溫,超愛)
18、水瓶*1(裝熱水放睡袋當暖暖包用)
19、大背*1
20、防水袋*1
21、環保垃圾袋*1(讓你完全沒有藉口亂丟垃圾,超實踐超環保,超愛)
22、墨鏡*1
23、風鏡*1
24、頭燈*1(裝電池,600流明,爆亮,省著用撐完全場)
25、鋼杯*1
26、打火刀*1
27、指南針*1
28、食物補給品*n(已吃掉)

 

 - 未贈與的裝備
29、隧道帳篷*1(含支架)
30、睡墊*2
31、睡袋*1
32、雪鞋*1
33、鏟子*2
34、冰刀*1
35、小斧頭*1
36、氣化爐*2(含擋風板、木板、補充油罐)
37、超厚手套*1
38、超厚棉褲*1

 

 

壓力山大啊…...
在民宿初次見面時,每個夥伴都密切的和彼此打招呼,到了現場才發現自己很不習慣這種環境,無論是上課或領取、試穿裝備,他們很積極擠鏡頭、拍照、熱鬧,我還好低調。

 

現在回頭看會覺得這其實還滿有趣的,原本也會想說是不是也要這樣積極融入之類的,壓力很大,浮躁不安,這樣度過了整整一天,第二天後當我放棄這麼做時,整個人都放鬆了,覺得自在。

 

在放鬆之前,當下只有滿滿的緊繃跟不適,晚餐吃超好,有前菜煙燻鮭魚、主菜牛排、甜點奶酪,而我居然慾望低下到連食慾都沒有,吃沒兩口就飽了,焦慮一路累加上去。

 

 

 

Day 2

夥伴:原來我們都一樣,Polar family

第二天搭飛機到挪威,前往我們真正的拉雪橇起點時,飛機上坐在我旁邊的是來自荷蘭的夥伴 Michelle,她聽著耳機裡傳來的音樂,神情卻很不安,嘴唇發白,右手用力的捏著播放音樂中的手機,指尖也被捏得泛白。我輕輕點了她的肩問候她還好嗎,一問之下,才知道 Michelle 其實非常怕搭飛機,每次搭飛機都會讓她焦慮不安,當她得知獲選前往Polar挑戰資格時,她甚至為此「練習搭飛機」到挪威,我心中大吃一驚,搭飛機居然還可以練習!她說她真的很愛挪威,當她踏上挪威的土地時,彷彿回到了家鄉,雖然那是她第一次前往挪威,但她覺得她與這片土地同在,她屬於挪威。

 

這是一個很神奇的心情與思維,先不論這種土地情誼,光是她願意為此練習搭飛機也讓我非常地吃驚,看著她真摯的藍綠色瞳孔,我說:「Your love is stronger than your fear, that’s why you are here.」

 

這幾日來緊繃的情緒在我腦中一閃而過,我忽然回頭看了看飛機上的其他所有夥伴,不禁有感而發:「And that’s the reason why we all are here.」我的擔憂跟恐懼、不適也是,我們都是。「So I think we are family,『Polar family』.」Michelle 微笑。

 

從剛開始在機場碰到面時,Michelle 看到我和 Jennifer 劈頭就喊:「Polar family~」,那時候我不懂為什麼才剛第一次見面,她就能夠稱呼彼此為『Polar family』,但現在我懂了,大家都一樣啊,因為這份愛勝過了恐懼,所以才會一起站在這裡面對挑戰。一瞬間我對於所有人的理解又都不同了,其實來到這裡的人們特質都是相似的,甚至聊了發現全場28位來自四面八方的夥伴,幾乎人人都有養狗,我們愛大自然,我們樂於挑戰,大家的「下一個挑戰」聽起來一個比一個驚人,享受於生活的每一刻,之後勇於嘗試、使勁追求,我們是一樣的啊。

 

在我腦海中,Polar family 這個詞,有了全新的意涵。

 

 

【雪橇300KM,正式開始】

「 狗兒會用肢體語言與你溝通。」

 【一天行程】

0600  起床
0650  餵狗  
0730  狗狗脫衣服、穿裝備
0900  出發,Ready to sled
1150  Lunch
1500  Forest,狗狗脫裝備
1600  紮營、砍香腸、挖洞、蓋冰磚牆
1900  上課
1945  吃飯、狗狗穿衣服
2100  馴鹿肉
2200  極光
2300  煮熱水 * 2壺
2400  睡覺 

可以觀察到我們早上六點起來,就會一路工作忙碌,加上低溫、經驗又不夠的情況下,做事也會跟著變得更慢,幾乎每天12點才能睡。就這樣週而復始,日日累積疲勞、經驗,直到最後一天,其實相當的疲憊又超豐富的學習與收穫。

 

 

Day3~Day6

0600  起床
0650  餵狗  
0730  狗狗脫衣服、穿裝備 

 

狗狗們與雪橇

好興奮,狗群開始沸騰,看到大家一個接著一個出發,興致越來越高昂,狗兒的咆嘯也越來越大聲,我也開始興奮了起來——拉雪橇極地體驗正式開始。今天早上從木屋出發後,大家人手一台Gopro,能出動的家夥都拿了出來,真正見到狗群時,三百多隻的狗兒此起彼落地嚎叫著,搭配著天地相接的銀白美景,相當地震撼。

 

 

拉雪橇、煞車,通常是站在左右兩邊的木條上;煞車是踩兩腳中間的黑色塑膠踏墊,重力加上後產生的煞車,當雪堆積進來時,則用腳踢掉踏墊上的雪,減輕重量(避免變成煞車);快速煞車或要停止則踩腳前面的金屬條,兩根犬齒般的鐵三角會狠狠咬著雪地,完全煞死;還有一個固定煞車,是活動的金屬卡楯,放在雪地上後一腳踩下,一樣有兩根犬齒會咬著雪地,以此煞車。

 

 

「狗兒會用肢體語言與你溝通。」


我們後來跟雪橇領隊聊天才知道,每次狗狗穿完裝備開始此起彼落的嚎叫,是因為牠們看到其他雪橇出發了,為何牠們還沒,所以不斷地嚎叫為此抗議著。當你煞車時,牠們也會回頭看你在搞什麼鬼,為什麼速度減慢了?之後狗狗會邊跑步邊大便撒尿,或是偶爾張口邊跑邊舔地上旁邊凸起的雪地,降溫又解渴,當一隻狗邊排泄邊跑步時,牠的速度就會減慢,旁邊的搭檔狗一樣也會一直看牠,那神情就是在說:「WTF?!不跑步你在做什麼?」

 

 

雪橇犬一旦開始跑步工作,會非常賣力,張大嘴巴呼吸時吐出的舌頭永遠都是歪歪地掛在一旁,不斷的喘氣,若是中途停下來,狗兒偶爾也會高高跳起,讓你的雪橇突破最大靜摩擦動起來,只要有一個不注意沒踩好煞車,一瞬間不小心啟動了,牠們就會開始奔跑,連動拉起整個雪橇,往前行進,接著不斷的跑著——牠們從小就訓練成為雪橇犬。

 

雪橇上有三個袋口,小的跟中的離操縱者比較近,可以放水壺罐、行動糧、替換手套、相機等隨身較常用到的小物,雖說是小物,中等袋子起碼也可以放單眼不是問題,最大的長達近兩米,放所有裝備,睡袋、睡墊、雪鞋、大背個人行李、超厚飽暖衣物、兩人份的食物箱、狗狗的香腸、狗狗的衣服、狗狗的繩具、狗狗的烹煮器材,零零總總加起來,我猜最少也有20~30公斤起跳,最後再加上人體的重量。

 

 

 

一個人會有六隻狗和一個雪橇,而載著我跟Jennifer的狗兒都比較小隻,就跟我們本人一樣(起碼相對於近200公分高的外國人),而和我們成為一個小隊的瑞典隊友則獲得稍微大隻一點的狗兒,我們的領隊是照著我們的體型和狗兒的狀況去做配比,路途上如果有必要,也會隨時交換狗狗做調配。

 

兩個國家的人一組共四個人,而四個雪橇和一個領隊會成為一個小隊,全場28位參與者打散到每個小隊中,全體又形成一個大宗隊。拉雪橇的順序沒有明訂,我們就是跟著領隊走,你無法下指令給狗兒控制雪橇的方向,因為牠們只聽領隊的話,在後面的狗群也會自動跟隨前面的雪橇前進,而領隊就是狗群的主人,我們正在和他的狗群拉雪橇。領頭狗經驗都比較老到,「They are leaders because they know.」領隊說,每隻領頭狗大概都有了五六年的拉雪橇經驗,牠們「知道要做什麼」,所以成為了領頭狗。

 

當你要吃飯或搭帳棚時,記得離狗兒遠一點,牠們會被繫在一條繩線上,食物太近牠們會吃。繫在繩線上的時候,狗兒能動的範圍並不多,大概就是一肢手臂畫一圈這麼大,這個圈圈已經足夠大,因為已經運動一整天,休息模式中狗狗唯一要做的事只有吃喝拉撒睡,如果帳篷靠的太近,遭殃的絕對是自己,誰都不想一早起床走出帳篷就踩到一堆狗屎。

 

 

0900 開始拉雪橇
一早收拾完帳篷,餵完狗吃香腸,煮完水,準備開始出發拉雪橇。通常我們會早上拉3小時雪橇,中午吃飯,下午再拉3小時,大約下午4點抵達紮營點。

 

浩瀚的自然 內心的平靜

 

1150 中午放飯
整個人居然都在放空跟想很多事情,拉雪橇的時程長到恍神,很平靜,也很沒有真實感,因為只是整天如此站著而已。

 

每次拉雪橇到中午,都會停下來一段時間吃午餐。一望無邊的白色蔓延,配上各國挑戰者一致公認最好吃的乾燥食物,今天的午餐是Pork pasta,早上燒燙的熱水還足以溫暖,整個早上吹風的僵硬軀體。看著這般不可思議景致,心靈卻是異常的平靜。只有當停下來搭帳篷、吃飯時,真實地接觸到雪地,身穿厚重的衣服四處走路工作,開始用僵硬手指轉開熱水瓶加進乾燥食物裡,真的體驗到這一切時,才驚覺——對,我現在身在北極。

 

 

雖然就像身在電玩裡面一樣。

 

這根本不是我可以想像出來的場景,人們無時無刻都在用英文對話,狗兒一早起來身上覆蓋著各種雪片結霜,這些無一不像在電玩裡頭的設定一樣,這是身為亞熱帶的我,都無法想像的,就算到現在依然難以置信自己曾經身在其中過。電玩耶!超酷!現在再看當初拍的這些照片,更是深深的這麼覺得啊......

 

 

北極生存常識

1600 每天開始的工作:紮營、砍香腸、挖洞、蓋冰磚牆 、煮水
在雪地紮營感覺就像是重新學習紮營這件事一樣,原本以為我們或多或少的戶外經驗,能夠讓我們動作利索些,結果居然還是搭得很慢啊~~~覺得來到了Camp王國,每個人搭帳篷的速度都超快,打包也超快,扯!亞洲人看起來都稍微動作慢了些,我和Jennifer有戶外經驗,但是沒有雪地經驗,而兩位韓國人看起來則是連戶外經驗都沒有,不過他們的旅遊經驗恐怕是全場最豐富的。

 

隧道帳,內外帳和地墊一體成型,營釘則是要在雪地裡深深地挖出一個洞,再把弧形有個凹槽的釘子打橫放進去,砍進雪挖裡,再埋上新的雪,踩一踩,融雪結凍後,會變成堅硬的冰,如此才會堅固,隔天拆的時候也變得很痛苦XD,超硬啊......

 

 

在帳篷內挖一個洞,是為了讓我們好坐下穿脫厚重的雪鞋,身體能稍微挺直,整理裝備也會比較方便,只是若一早起來,實在沒精神沒力氣去遙遠的彼方找隱密的上廁所地點,每個早晨也會被我們當作上廁所的地方,都是女孩搭檔的好處啊~

 

 

冰磚牆,原來堆砌冰磚牆沒有想像中的難,這次基本上沒有用到雪刀,都是用鏟子往下插個四邊變成一個正方形,在正方形的底下鏟進去,拿起來就是一個冰雪磚塊了,再把這些冰雪磚堆積起來,就是一個好冰磚牆。能不能鏟出一個好的冰磚,其實取決於腳底下雪的堅硬程度,太硬的很難鏟,極度費力才能獲得一個冰磚,太鬆的通常連一個正方形還沒鏟完,雪就會崩掉,只剩七零八落的碎雪塊。

 

 

砍香腸,每天下午都會砍香腸給狗狗吃,那是晚餐,我們會連隔天早上的早餐一起砍一砍,香腸其實是很大條的肉條,就像很粗很粗的那種桿麵棍大小,我們會把它成一塊一塊的大小,加上一鍋滾水一起混著煮開,稍微有點肉糜狀再裝成一盆一盆的給狗兒吃。

 

 

其實雪橇是一種生活方式跟挑戰,就跟騎車旅行或爬山紮營一樣,只是運動的不是我們,是狗兒們,爬山要照顧同伴,拉雪橇當然也要照顧狗狗!狗狗脫裝備穿衣服,一旦抵達休息地點,我們會把狗狗鍊成一條線,彼此分開擁有一條舒適的距離,之後脫下奔跑用的裝備,太陽下山前還不用穿衣服,太陽下山後氣溫開始降低,就要替狗兒們穿上衣服外套,防風裡層刷毛,居然這樣就能夠在外頭度過甚至零下24度的低溫,每天起床看都覺得驚人@@!

 

 

生火煮水,使用的是氣化爐,裡頭裝的是油,如此在各種低溫下都不會結冰,會先在瓶身打幫浦加壓,再打開瓦斯,藉由一條管線將油導去籠頭,當籠頭被油浸濕變深灰色時,把瓦斯關掉,開始用打火石打出火星,任一火星點碰到籠頭時,火就生起來了,但這還沒結束,必須等火焰先把表面油燒掉,一邊升溫,當紅色火焰最後開始收縮變小形成藍色火焰後,抓準時機把瓦斯打開讓它繼續燃燒,此時才是生火成功,擁有穩定的火源可以開始使用,中間若是讓火焰不小心熄了,必須等籠頭冷卻,才能在此生火。冷卻原因我忘了......只記得因為這樣讓我們每次生火煮兩瓶熱水,都要花一個小時以上專心顧火。

 

 

蒐集木材生火,剛開始可以蒐集像是枯掉的松蘿,這種乾枯草絨,當聚集打火星下去草堆裡,一小堆起火的快,可是也燒光的快,所以要在它燒光之前,加入富含油脂的樹皮,讓火焰燒的更久,漸漸地再搭起蒐集來的枯木枝,屬於我的火焰成就,Get!!而所有蒐集來的材料都是死掉的枯枝落葉,它們都已經失去水分了,所以才能將火升起來。從另一個觀點來看,其實只要將火顧好,如此都不會破壞環境,完全LNT或又為何瑞典這裡不會有國家公園禁止生火等規矩,則是值得另人深思的另一個議題。

 

 

緊急迫降

有一天我們練習緊急迫降,今天不搭帳篷,連外帳也沒有,就是找一片雪地,先用雪鞋將雪地踩平,一樣是為了讓上層的雪踩實,再等一二小時,上層的雪會結冰變得更堅硬,邊等的時候在旁邊開始堆砌冰磚牆,高度約到大腿間足矣,裡頭鋪上睡墊睡袋,就這樣完成,可以睡了。天氣不好可以搭配外帳或露宿袋,但上課時老師說,今天我們不用,無論隔天天氣如何,都是我們要體驗的,很幸運隔天是個大晴天啊。

 

後來才知道,那個晚上-24度C,很多人連在帳篷裡都已經冷到睡不好,特別擔心,結果那晚我們是伴隨著沒有帳篷遮蔽,清澈的天空和極光睡著的,因為暴露感彼此睡袋擠得更擠,就像堆在一起取暖的動物一樣,那天格外的溫暖,身心靈都是。

 

 

上廁所,就是在地上挖洞跳下去上。沒錯,全世界都知道你在上廁所,而且全世界都在看你上廁所,之後等你上完廁所開始出發。我左手上還拿著一捲衛生紙.......

 

 

野外課程,瑞典式的戶外教育真的很酷......

1900 上課

 Q:當風從北邊來,我們的帳篷應該要門庭朝風口,還是人睡覺的地方朝風口?

那時還沒開始出發雪地拉雪橇,我們先在營地附近練習搭帳篷,這是我和Jennifer 第一次在雪地搭隧道帳,毫無感念可言,便問了有過雪地經驗的瑞典隊友,該如何選擇方向。隊友說要人朝風口,如此就算營釘帳篷被吹飛,也不會整個掀起,我們聽完都點點頭表示了解,便各自解散開始搭帳。搭完後有位老師過來看,看了看搭完的帳篷沒說什麼,問為什麼選擇這樣的搭帳方向,我們說完理由後,老師也沒說什麼,點了點頭就讓我們開始收帳。

 

 

隔天,我們從早到晚,忙了一整天,還來不及吃飯,就被叫去集合上課,開頭老師就指著自己的帳篷說:「如果風從北邊吹來,應該要門庭朝風口,如此人不會第一時間就接觸到冰冷的風,就像保溫瓶中間會有隔絕層一樣,門庭夾在風跟人之間,也是為了形成一道空氣隔絕層。當風很大時,可以堆砌冰磚牆,別貼帳篷太近,一樣是為了形成第二道隔絕層,也別太遠,不然阻絕風的效果有限,高度堪堪超過帳篷些就足矣。」

 

聽完那個幹意十足……我們搭那個帳篷大概花了兩小時有吧……昨天不是還來看我們搭帳篷也問了風向,還點點頭才離去……結果根本是錯的方向……全部隊友面面相覷。
「你們打算換方向嗎?」
「不,不打算,我們只打算再堆個冰磚牆。」瑞典隊友說。
聽完我和 Jennifer 也打算這樣決定。

 

 

隨著日子的過去,我才發現老師好像都打算這樣進行教學。

 

「昨晚鬆雪上大家還睡得好嗎?會不會睡的身下一堆洞?其實你可以先用雪鞋在鬆雪上踩過一遍整地,等個幾十分鐘,雪硬了後開始搭帳篷,晚上睡覺一夜好眠。」「昨天晚上睡到很冷,睡的不好的人舉手。有時候睡袋過長可以反折下去。把瓶子裡裝滿熱水塞進睡袋裡一起睡,整晚獲得一個大型暖暖包。」諸如此類,都是隔天才能獲得真諦,在有經驗後才教學,這種情況下,要不印象深刻都難,甚至學到了積極提問這件事,若你沒有提好像都未必會教,但相反的就是,提了越多問題,你就可以學到多還要更多。

 

總之這種教學方式真的很酷。
我.永.遠.都.會.記.得......搭.帳.篷......要朝什麼方向。
永遠。

 

 

2100  馴鹿肉
有時晚上會有營火趴,會烤馴鹿肉來吃,聞起來像羊肉,吃起來像牛肉,反正都是肉~~大概就這樣。

 

2200  極光
很幸運有看到極光,但因為那晚滿月,就像滿月之下的星空一樣,能看到的並不多,所以極光並沒有那麼明顯,甚至在剛開始出現的時候,看起來基本上只像「綠色的雲」,時間再晚一點時才漸漸越來越多、越來越大,當光波開始轉折出現不同顏色的分層時,才真的覺得自己看到極光了呢。

 

2300  煮熱水 * 2壺
2400  睡覺

 整趟極地雪橇生活的過程中,出乎意料的和Jennifer越來越合,過程中我們越發合作無間,漸漸地也培養出許多默契,睡前短暫又溫馨的談心,最狼狽的樣子大家心中都有底了,無敵啊,野外交朋友果然是最棒的。

 

 

最後一天時,老師說要考試十分鐘內自主生火,只能用打火刀,還有自己採集的樹皮跟從樹上摘下已枯萎、死掉的樹枝,那天我一下就升起來了,但突然理解一件事情——我們正在學習生存,而不只是拉雪橇而已,這感覺真好,學習如何在野外生活。

 

 

Day 7

我們都是同樣特質的夥伴們

就像前頭所述的,大家擁有相近的特質——愛大自然、樂於挑戰,大家的「下一個挑戰」聽起來一個比一個驚人,享受於生活的每一刻,之後勇於嘗試、使勁追求。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互相交流著,每個人都是一本厚厚的書,端看個人能夠從彼此身上看到什麼。

 

在此來說說一位來自美國的參賽者,61歲的Walter Herrmann。你能夠想像,當你61歲,看到Polar北極拉雪橇300公里活動時,能夠積極有動力的想盡辦法拉票報名,只為取得活動資格嗎?當一切結束時,我看著坐在我斜對面的Walter,問他今年幾歲,他說61歲,想到這趟旅程帶給我的各種疲憊,我問他,對他來說這個活動會很難嗎?還是其實很容易?他說剛開始當然不怎麼容易,你有很多東西要學,所有的事物都是剛接觸,但他相信每個人都一樣辛苦的,不過到了後面漸漸會開始上手,一切會開始好了起來。

 

聊天的過程中他還提到他常日會做些運動,甚至在家鄉的跑步比賽,他的年齡組樂於參與比賽的人們都樂在其中,語末,他笑著回問:「Are you worry about me?」當我支支吾吾說不上來時,坐在旁邊一起聽的Giang說話了,Giang是個很酷的人,他是這次世界投票第一名的越南人,每次談論間都能發現他總是能把東西方的點結合和比較,閱歷跟歷練和觀察力都相當豐富,這次也是。

 

「I know, I know what Ning want to say...!」Giang說:「在亞洲地區,是沒有五六十歲的人還在東跑西跑,甚至還來拉雪橇,但在西方,就連我平常去爬山旁邊在爬的都是六十幾歲的人,甚至很多人都走得還比我快!這是完全不一樣的點!」接著讓我想到,西方的人們可以,為什麼我們東方不行?(甚至他們平均看起來比我們老不是?@@)再想到Walter這歲數還能和我們這群年輕人一起體驗、挑戰這些。

 

"Never give up on your dream." Walter 在我的本子上寫下這句話給我,看起來格外的有意義啊。

 

 

提個外話,在回程的路上,回到了市區,當我們穿著藍色統一制服外套走在路上時,路上的人們都會以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們。因為我們是一群來自不同膚色、髮色,不同人種,各種國家,來自四面八方的人,卻穿著一樣的藍色外套,不禁讓人在想到底是什麼樣的隊伍會聚集這麼多不一樣的人們——認知到這件事時,真的很有趣。沒錯,我熱衷看到大家狐疑的眼神,身為其中一員時,這畫面實在相當有趣。

 

 

Day 8

離家,是為了回家

「I am fucking missing home……」,這件事對我這種一天到晚都往外跑運動或挑戰的傢伙來說,是極其稀奇的事,連我自己都沒想到。這趟旅程帶給我的意義很多,必須誠實的說,身在北極整個Polar的體驗活動時,從頭到尾我都在尋找迷失的自己——為何我身在此?而我又為何而來?

 

隻身置入舒適圈之外,環境是(身)、語言是(腦)、文化也是(心),從內到外,全方位的不適感不斷的衝擊著我,而活動期間整天的時間排列滿檔,讓人沒有停下來喘息呼吸的空間,不斷有新的體驗新的知識要學,我發現自己有點跟不上步調,腦袋開始放空當機,能做的事情只有遵照指示該做什麼便跟著執行,心靈卻開始不知所措、抗拒著自己——我好想回家啊(回舒適圈)。

 

 

 

就是在過一種生活

在結束的最後一天,我才體認——『對我來說我只是再過生活而已』,尋找新的挑戰,跟真的執行前往體驗,這些其實都是,就是屬於我的生活型態,原來,『其實突破舒適圈,都是在認識自己的過程』。如此我才知道當我全天候面對挑戰和歪國人時,心理反應出的壓力,還有體力負荷的反應,接著轉變心態,尋找自我,做回最根本、最舒服的自己。

 

『每當你往外多跨出一步,你的生活圈就會再大一點』——第一天室內課時老師說的話,在我腦海裡一再地咀嚼,不斷地來回播放著。

 

 

搭飛機在高空中,到現在依然覺得手指關節腫脹,就像還身在一片黑白的極凍世界一般。抵達瑞典後,我們持續搭飛機到挪威北方,北極圈內這般遙遠的距離,就是國內飛機也要近三四個小時,再從挪威跨國拉雪橇回瑞典北方,最後依然搭機回首都,斯德哥爾摩。

 

這趟旅程並不只是拉雪橇300公里的冒險之旅,更是學習如何在雪地裡生活:一早醒來開始餵狗、幫狗脫衣穿裝;學習自己收集枯枝、用打火石生火;雪地搭帳最好把釘子埋的深深的,深到連隔天挖起來都費力才會安心;學會堆砌我們的冰磚牆,只為擋風圖個溫飽;拼命煮熱水,留著沖泡一致公認最好吃的乾燥食物;而著熱水瓶也是我遇過史上最強,放了一整晚的熱水隔天還能沖泡早餐麥片;持續每天早起晚睡,還要抽出時間停下手邊工作去上戶外課;有天我們練習直接睡在雪地冰牆中,沒有帳篷,而在極光伴隨著的那晚,-24度,卻是很多人最溫暖最美好的夜晚;拉雪橇時幾乎一天都站6小時,除了放空什麼事都不能做......還有好多好多體驗說不完。

 

每天的行程緊湊推擠,充實的無法想像,有歡笑、有工作、有放空、有討論、有新鮮、還有擔憂,而在旅程近乎結束的最後,我發現自己好想好想家,第一次去戶外活動後居然最想念的是家,可能是突破舒適圈的全程不適感,也可能是邊拉雪橇不小心跌下,右膝在雪裡拖行受傷,還有零下十幾二十度之下,我再次感冒的種種狀態......I am so fucking missing home.

 

學習多,見識多,也第一次有機會同時和這麼多國家的人一起野外生活,認知到在北方的雪地戶外,拉雪橇紮營就是種outdoor lifestyle ,對,原來我們正在學習生活啊。還有好多事情可以體驗學習,這裡一次聚集了世界「最想」來拉雪橇的人們,某種特質都好相近,都千方百計地來到這裡,就是聊天也學到了很多,不過這次的主角是老師Johan,站在雪裡講課的姿態帥到掉渣(很多人覺得,但我還好XD),每個人都是一本厚厚的書,端看個人能夠從彼此身上看到什麼。

 

而我也交到了一位,超棒超好的野外摯友——Jennifer,最狼狽的樣子大概彼此心裡都有底了,哈哈,在野外交朋友果然還是最棒的方法。

"Don’t be sad it ended, be happy because it’s happened."

 

【北極回來後,友人聊天】

最近幾日和朋友聊天時,得到一個問句:「當一個人要辦到一件事情時,通常『意志』和『方法』兩者佔的比例是多少?」眾人當然都有自己的猜測,7 比 3  或  9 比 1 的都有,但都不對......

 

答案是:意志10,方法0。
因為方法有無限多種,當人有強烈的意志想做一件事情時,這方法不行就會換下一種,一直換,一直嘗試下去,直到達到自己的目標。當我聽到這答案時,思索了片刻,之後,同意。因為我正在用我的生命去驗證這一切。

 

 

越往世界各種方向探索的過程中,越覺得世界好大,還有好多東西可以學習,其他人的挑戰好不可思議,原來還有這麼多方向可以探索跟挑戰下去。繼續永無止盡的挑戰下去吧。

 

活著,真好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