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ree-Kånken與Pine Weave

Tree-Kånken & Pine Weave

與產品研發人員Johanna Mollberg (JM)及全球永續發展經理Christiane Dolva (CD) 之問與答

產品研發人員Johanna Mollberg (JM)          

全球永續發展經理Christiane Dolva (CD) 


Tree-Kånken使用了一種新材料Pine Weave,這是什麼樣的材料?有何特殊性?

JM:Pine Weave是一種耐磨的生物基布料,我們以量為基礎實現原料的可溯源性。

Pine Weave和現有的植物性材料如Viscos(嫘縈)、Lyocell(萊賽爾)或Tencel(天絲)有何不同?

JM:最重要的是我們對Pine Weave的原料來源有深入的了解,同時我們和供應鏈的所有合作夥伴都有直接的對話。和其他植物性材料類似的是,Pine Weave的製造過程也是先將木屑煮成纖維素漿,再進入lyocell製程。lyocell製程是一種閉環式的溶劑紡絲技術,超過百分之九十五的化學物質和用水都採回收再利用,溶解後的纖維素漿擠壓通過紡嘴,加以清洗、乾燥,最後紡成紗線。然而,Pine Weave和大部分現有的植物性材料不同,它的強韌性和耐用度更高,Pine Weave採用長絲紗線而非短纖維,表面以PU混蠟進行塗布,可以延長布料的使用壽命。


使用木材和其他人造材料有何不同?

CD:木頭是自然生長的再生材質,利用陽光和土壤中的養分維持生命,現今的合成材料是由石油衍生的產品,並非再生原料。因此,我們正在探索可替代石化原料的替代材料,方法是尋求生物基和植物性的其他選擇,同時也在研究如何以正確方式應用在適合的產品上。

 

Pine Weave所使用的木材從哪裡來?用了哪些樹?

JM:我們用來製造Pine Weave的木材來自瑞典一個人工栽植的雲杉和松木林場,樹幹大多半作為木材使用,而樹枝、樹根以及有瑕疵不符合條件的就拿來製成木漿,這就是Pine Weave的基礎,製漿程序中的剩餘材料(木質素和半纖維素)就拿來做生質酒精。

 

以木材作為原料對氣候更為友善嗎?

CD:森林可以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,是一種形式的碳儲存,既然知道這一點,我們就必須保存原始森林,妥善管理人工栽植的林地。假如我們能確保這些來自木質原料的產品能夠耐用、使用壽命長,並在漫長的生命週期結束時獲得很好的處理,那麼它們就也發揮了碳儲存的效用。當木質基的材料取代了石化材料,釋放到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比起完全使用石化材料將會相對減少。我們相信要從一個化石基的線性社會過渡到一個生物基的循環社會,木質基的纖維素纖維會是一種解決方案。

 

繼研發Pine Weave材料之後,下一步是什麼?你認為它會促使Fjällräven繼續研發其他替代材質和更為永續的材料嗎?

JM:絕對會!我們在研發Pine Weave的過程中獲益良多,這些知識將會伴隨我們繼續前進。我們現在就有一些很精彩的想法。不過才剛起步,還很難說會走到哪裡。

CD:由於Fjällräven重視永續發展所帶來的刺激,我們迫不及待探索其他材料,除了木質材料之外,還包括回收材料,以及不同類型和用途的羊毛。除了材料上的創新,我們也非常重視和其他品牌及產業的經驗分享,以及建立合作關係。我們會透過一些協會來進行,例如永續成衣聯盟(Sustainable Apparel Coalition)和瑞典氣候行動之紡織品計畫(Swedish Textile Initiative for Climate Action),一同尋找或創造新的解決方案、新的材質和製造方式,努力朝更永續的未來邁進。

 

➤ 了解 Tree Kånken 商品規格